我們的疫苗混打經驗

分類:6.8加拿大旅記

為了表示混打疫苗後仍然活著,來分享女兒拍的夕陽照片。

我的第一劑疫苗是在打到手臂時才開獎,知道自己打的是Pfizer。即使在加拿大,疫苗供給並不是多到可以選擇,接種量和配送量比例經常達到九成多,可說供貨非常緊繃。

因為Pfizer對於保存溫度要求達零下七十度,比較傾向往市區送,相較之下比較容易保存的Moderna和四十歲以上才可施打的AZ就往郊區送。每一劑疫苗都非常重要與珍貴,加拿大政府努力將全體資源善加利用,就是最大考量。

據說AZ第一劑副作用比較大,Moderna和Pfizer第二劑副作用比較大。我和先生打完第一劑Pfizer都是接種部位痠痛,我痠痛半天,感覺就是比重訓痠痛再痠一點,先生痠一天,說痠到手臂抬不起來。不知道是不是因為我常重訓的關係,肌肉復原得比較快,即使痠痛仍然活動自如。小雨打完隔天發燒,躺了一天。

加拿大疫苗施打策略是先全民衝一劑,從老至幼依序施打。到了第一劑的尾巴,輪到青少年接種時,就開始公佈疫苗廠牌。

為了預防來勢洶洶的Delta,衛生部門現在滿鼓勵混打,Pfizer會短缺至七月中旬過後,要不要等?這是和變種病毒的比賽。

青少年只能打Pfizer,如果輪到小雨接種第二劑,卻沒有Pfizer了,要等到七月底,該怎麼辦?我和另一半討論,既然加拿大醫師和衛生部門都認為mRNA疫苗可以互換,我們第二劑就去打Moderna,把Pfizer留給青少年。

於是Moderna就成為我的第二劑。

第二天手臂也是痠半天,一度紅腫,但因為腫在肌肉部位,感覺跟重訓後的肌肥大在視覺上和痠痛感其實都很像。大約在接種二十小時後的兩三個小時左右微燒37.2到37.9度,午睡休息一下,醒來覓食煮飯做做家事就沒事了。

補:我第一天就在施打部位冰敷,對於腫痛的恢復非常有幫助。

先生燒到37.7度,躺了一天,手臂一樣痠到抬不起來。小雨也是第二天接種部位疼痛,微燒至38.7度。每個人的感受都不一樣。

看到臺灣現在似乎也有一些混打的討論,便來分享我們的經驗。這和潮不潮沒有關係,而是因為Pfizer供給不足,Delta來勢洶洶,我們又想將存貨留給青少年,才會有這樣的結果。
總之,我是來報平安的。別擔心唷!

現在有謠言說打了mRNA疫苗會成為基因改造人、萬磁王等等,這謠言會讓所有理化老師哭泣。附圖為七歲不能打疫苗的七歲小風,她說:「我也可以吸住餐具喔!」

我們的秘訣是沾一點點水再拭乾,利用皮膚的毛細孔水的表面張力產生吸力,只要物體自重小於吸力,就會吸附在皮膚上。和疫苗無關。

 

上/下一篇文章:

標籤:

小雨麻 小雨麻

小雨麻(筆名)
提倡媽媽健食健身也健心,愛家人也愛自己。著有《小雨麻的副食品全紀錄》、《小雨麻的100道馬克杯料理,上桌!》、《小雨麻極簡育兒提案》等暢銷書。目前一家旅居加拿大。

臉書留言

一般留言

發佈留言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 必填欄位標示為 *